<sub id="f3xlx"><var id="f3xlx"><ins id="f3xlx"></ins></var></sub>
<address id="f3xlx"><listing id="f3xlx"></listing></address><address id="f3xlx"><listing id="f3xlx"><menuitem id="f3xlx"></menuitem></listing></address>

<address id="f3xlx"><listing id="f3xlx"><mark id="f3xlx"></mark></listing></address>

<address id="f3xlx"><dfn id="f3xlx"></dfn></address>

<address id="f3xlx"><listing id="f3xlx"></listing></address>
    <address id="f3xlx"></address>

    <sub id="f3xlx"></sub>

      <address id="f3xlx"></address>

    當前位置:首頁 > 綠茶新聞 > 人物訪談 > 【訪談】鄭炳基:一個潮汕人的茶企故事 > 詳細介紹

    【訪談】鄭炳基:一個潮汕人的茶企故事

    分類:人物訪談| 時間:2020-09-15 14:39:08|閱讀量:8|來源:中國綠茶網 |責任編輯中國綠茶網
    相關搜索
    聚焦茶企新模式系列報道
     
      本期人物:云南普洱茶(集團)有限公司掌門人鄭炳基
     
      稿件采寫:羅春燕
     
      “企業有多大,責任就有多大”。
     
      如今,云南普洱茶(集團)有限公司,不僅參與了政府的“精準扶貧項目”,而且與普洱茶學院合作,開展“校企合作”項目,打造行業正規軍,引導市場理性發展。
      鄭炳基在接受記者采訪(中國普洱茶網攝)
     
      一個潮汕人的“沖動”決定
     
      1960年,鄭炳基出生于廣東省揭陽市葵潭鎮的一個農民家庭。改革開放后,沿海地區經濟發展速度加快,雖然出身農村,但是鄭炳基很快就融入城市生活中。
     
      靠著多年的艱苦創業,鄭炳基事業有成,與此同時,西南邊陲也正經歷著一場“國企改制風潮”,包括云南普洱茶廠在內的很多國有茶企,都在被“改制”風潮席卷。
     
      1975年4月,云南普洱茶廠成立(現云南普洱茶集團),茶廠成立之初,就被云南省指定為生產普洱茶的四大廠家之一,編號為4,所生產加工的普洱散茶以調供省茶葉進出口公司出口為主。1994年1月14日,普秀牌商標注冊成功。
      經歷了時間洗刷的指向標(中國普洱茶網攝)
     
      2004年10月,在昆明度假的鄭炳基,無意中聽朋友說起,云南普洱茶集團正在改制的消息。從未做過茶葉生意的他,聯想起正在席卷香港、臺灣市場的普洱茶熱,立即驅車趕到云南普洱縣,當天就簽下了意向收購協議,十三天后簽訂收購協議書。
     
      但,誰也沒想到,這個被很多人看來是“沖動”的決定,最后卻成為鄭炳基“覺得最自豪的事情”。
     
      扎根茶園,苦修“內功”
     
      興沖沖簽下收購合同,鄭炳基便帶著朋友去茶山參觀。
     
      “幾個基地看下來大家全都傻眼了,幾乎沒有多少人,雖然叫集團公司,但整個差不多癱瘓了,好多茶園已經丟荒了,沒有茶農來管。”
     
      鄭炳基甚至覺得,這次或許真的“搞砸了”??粗嗑嗌踹h的6個基地,基本撂荒的茶園,還有“一團糟”的廠區,第一次感覺到了后悔。
     
      “雖然覺得后悔,但腳都已經邁出去了一步,后面再艱難也要走下去。”
     
      “我給自己定了兩個原則:一是,茶是食品,要給人喝的,要保證品質、衛生;二是,普洱茶集團是一個百年品牌,我們要講誠信,將這個品牌傳承下去。”
      藍天下郁郁蔥蔥的板山基地一隅(中國普洱茶網攝)
     
      確定了企業發展原則后,鄭炳基決定分兩步走。
     
      第一步,從2005年起,對所有茶山基地,進行重新改造;按照國家食品衛生標準,對廠房、廠區進行重新規劃修建,“當時曬茶都是直接曬在地上,我們便要求按三不落地標準,在竹席上進行晾曬”。
     
      “茶園基地的改造,是我現在想來,覺得最自豪的事情。”
     
      “收購之后,基地的茶園,都不是有機茶,我們便改造成有機茶,改造后的有機茶葉價格,是原來的300%。”
     
      再就是大樹茶改造,“經過這幾年的改造,雖然產量低,但是性價比高了,品質高了,用工也少了,價格也隨之提升了不少”。
      引入先進的設備,實現生產的節能、有效(中國普洱茶網攝)
     
      第二步,就要做標準。“普洱茶市場亂,做假現象頻出。我們便在產品包裝上,標注生產日期,并明碼標價,做專賣店,進行品牌化管理。”同時,公司積極與媒體、政府合作,參與到市場“打假”中。
     
      就這樣,一直做到2007年,“普秀的專賣店已經開到100多家,并參加了廣州哥德堡號等的演出”。去年還參加政府的“精準扶貧項目”,免費給茶農提供茶樹,每個貧困戶每年扶持五千元,連續三年每戶種植五畝以上,五年后,每畝年收入可達三萬六千元。幫助他們脫貧致富,“如今,我們的精準扶貧案例,已經列入中央的扶貧案例中,指導他們種、管,從大茶樹到古茶樹,從第四年開始都有收獲了”。
     
      “雖然折騰了好幾年,但我們的內功是做扎實了的。”
     
      改制十多年來,公司全力打造大規模生態有機茶園,目前,擁有板山皇家貢茶園、困鹿山南麓皇家古茶園、會連有機茶園、竹山生態茶園、大黑山生態有機茶園和涼水箐生態茶園等6大生態有機茶園基地。
     
      六大基地中的板山皇家貢茶園,歷史上與六大茶山齊名,曾經是古普洱府境內最重要的貢茶基地之一。“板山基地通過了歐盟認證,其余的全部通過有機認證。”
     
      如今再去到云南普洱茶(集團)有限公司的茶園基地,路面平整,交通順暢,沿途更有數不勝數的“高密度留養”茶園風景。
     
      什么是“高密度留養”呢?“我們在原來臺地的基礎上,一畝地有間距的留養八十棵到一百二十棵樹,等到長勢起來后,再有計劃的減少,最后形成大樹茶和臺地茶混合并生的狀況。”
     
      通過這種“高密度留養”,既保證了產量,又保證了質量。再開展林下種植、林下養殖、觀光旅游等,形成了茶園基地的“立體化經營”模式。
     
      除此之外,公司還擁有8個大型高山初制工廠。土地總面積約45000畝,茶園面積27000多畝,其中大樹茶13000多畝,古樹茶1000多畝,從源頭上,確保產品生態、有機。
      高密度留養種植茶園(中國普洱茶網攝)
     
      多舉措并舉,打造“零售終端”
     
      關于品牌發展,隨著市場發展,消費人群的成熟,普洱茶市場會變得越來越理性,企業將會面臨重新“洗牌”,只有轉型、升級,才不會被淘汰下去。
     
      “今年以來,公司啟動了以企業品牌為主、產品品牌為輔的新品牌旗艦模型,品牌VI系統全面升級,這只是企業轉型發展邁出的第一步”。
     
      同時,為提升營銷價值鏈的系統效率和市場競爭力,“開始實行經銷商利潤分享,與股權激勵計劃,將經銷商的事業發展及利益回報,與公司發展壯大及經營效益緊密地結合在一起,形成共創與共享的事業共同體”。
     
      隨著大型連鎖賣場、超市、連鎖專賣店、網絡店鋪等現代營銷渠道的發展,商業環境的改變,傳統的經銷渠道重心會越來越向后移,終端將成為上游廠家競爭的重點,“大批發模式”將改變為“大零售模式”。
     
      云南普洱茶(集團)有限公司開創“互聯網社區商務為核心的營銷推廣模式”,打造以終端體驗店為核心的“消費者社區”——普洱茶家園。由集團統一輸出內容,覆蓋各個“目標消費者社區”。
     
      怎樣實現這種“零售終端”,鄭炳基提出要先回答消費者“為什么我的茶那么好?”
     
      “我們通過校企合作等方式,吸收專業人才,培養正規軍,再通過這批正規軍,運用科學、客觀的數據,去告訴消費者,茶樹的根為什么深?能吸收哪些礦物質?對人體的功效有哪些?……”
      云南普洱茶(集團)有限公司產品品牌“普秀”(中國普洱茶網攝)
     
      “企業有多大,責任就有多大。”
     
      如今,經過13年的虔心發展,云南普洱茶集團的年生產能力達7000多噸,單品品類從改制前的40多款增加到目前的200多款,其中“普秀”牌金芽貢品、宮廷普洱茶、玉蓮金針系列、三香系列、名山臻品系列、普洱玉芽茶、板山一品(紅茶)、板山毫峰(綠茶)等產品,深受消費者的喜愛。公司特制的19.9公斤金瓜貢茶,更成為人民大會堂、釣魚臺國賓館、國家民委等重要部門的珍藏。
     
      或許,這就是時間給云南普洱茶(集團)有限公司,一直以來堅持“以消費者為本”和“以真為核心”理念的最好的回報。
     

    精准计划